玩轉艾澤拉斯|無題

推薦閱讀:小農民修真先驅大騎士幻想世界大穿越寒門崛起御夫有術:絕色妖仙寧小閑百煉飛升錄萬道劍尊異界建筑師龍火主宰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你誰啊?說你自己的語言,朕聽得懂。”朱亞非皺了皺眉,反正自己自帶翻譯器,聽它們說自己的語言也比聽這蹩腳人類語容易得多。

  信你才有鬼。你一個人類能聽懂豺狼人語?那是語言么?和叫喚有什么區別?馬迪亞斯·肖爾心中腹誹不已。可是下面那個大個子豺狼人真的吱哇怪叫著和朱亞非聊起來了。

  “我是河爪氏族首領霍比特。”豺狼人用本族語言說道。

  “這名字真難聽,你咋不叫霍格呢?”朱亞非撇了撇嘴說道。樹上的馬迪亞斯·肖爾的神經已經被朱亞非整的麻木了,看著他和豺狼人煞有介事的對話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我兒子叫霍格。”霍比特說道,“你為什么闖進我們的營地?”

  朱亞非差點沒摔倒在地上,瞪大了雙眼看著霍比特問道:“你,你爹是霍格啊不是,你是霍格他爹?”

  霍比特有些不耐煩地吼道:“你一個投降的俘虜老是問我兒子干嘛?趕緊說?為什么闖我的營地?”

  嗯,也是啊,禍亂赤脊山的范高雷現在都是小狼崽子,那霍格一準也是。要不要趁機把這個禍害給弄死呢?要不,也給收編了扔石堡去?朱亞非摸著下巴暗自尋思,完全沒有理睬霍比特的叫嚷。

  霍比特問了朱亞非一句等了半天不見對方回話,于是又扯著嗓子再問了一次,可朱亞非依然神游物外,對它是不理不睬。霍比特率領著河爪豺狼人禍害艾爾文森林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如今他麾下豺狼人數量將近三千之數,聲勢之大就算是暴風王國的國王也不敢如此無視自己,眼前這個家伙居然當面對自己視若無睹,簡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怒火中燒的霍比特揮動它的利爪就向朱亞非抓去。

  幾年來死在霍比特這只利爪下的人類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就在一眾豺狼人以為眼前這個混蛋人類必將喪命的時候,霍比特的利爪在距離朱亞非不過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什么情況?所有豺狼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的首領,曾幾何時見過首領大人對人類手下留情?

  霍比特汗如雨下,但是卻不敢動一下,他怕那柄抵在自己心口的長矛會再往前刺個幾公分。它到現在也沒有弄明白眼前這個人類什么從哪里拿出來的這柄長矛,又是怎么抵到自己心口的。

  “卑鄙的人類!你不是說投降了么?怎么還偷襲我?”霍比特咬牙切齒地的說道。

  “朕都已經投降了你還痛下殺手?你就不無恥了?還要點臉么?”朱亞非見成功阻止了霍比特的攻擊,也就將武器收回。霍比特看的眼睛都直了,這么長一根的武器收到哪里去了?

  “你為什么要闖進我的營地?”霍比特又將問題問了一遍。

  “呃……你猜?”朱亞非忖道,怎么說?肯定不能把實話說出來啊,難道說自己被人追捕自己這是要引禍江東?那估計這群豺狼人能直接撕了自己。一時沒想好如何應對,只得搪塞道。

  “我猜……猜……”霍比特喃喃自語了好一陣子才說道,“猜不著,你直接說吧。”

  哎,就你這智商,朕要是不騙你都對不起你家祖先。朱亞非見到霍比特果真猜了好一陣子忍不住暗暗開心,在這短短時間之內,他已經有了計較,就等著霍比特入彀呢。聽到霍比特說猜不到之后朱亞非說道:“如果朕告訴你朕是來給你送吃的你信不?”

  “我信。”霍比特認真地點了點頭。

  “真的?”雖然想到了豺狼人智商不夠很好騙,但是這個直接相信實在是讓他有點不敢相信。

  霍比特一直朱亞非說道:“肯定相信,你就是食物。雖然你個頭不夠大,但是也夠一鍋。”

  敢把他當食物!朱亞非很想直接弄死它:“目光短淺,就你這貨色還當著首領,你的族群沒滅亡只是你的對手太慫,朕要是想對付你,不出三個月就能把你們全給滅了。”

  霍比特剛要反駁,卻被朱亞非直接打斷:“你還別不信,朕這次來不是說這個的,朕有一個讓你的族群每頓都能吃飽,所有勇士都能穿上鎧甲,用上鋒利的武器而不是用石頭粗制濫造的東西。”

  這是要鬧哪樣?要勾結豺狼人?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直接在這里狙殺他算了。馬迪亞斯·肖爾在樹上聽得清楚,心中頓起殺意。

  啊,找到了。挺會藏啊。怎么突然露出殺氣了?啊,是了,估計是聽到對話以為朕要勾結豺狼人禍害暴風王國。即使是微弱的殺氣,朱亞非也感覺到了,但是他絲毫不為所動,依然和霍比特繼續交談。

  “真的?”霍比特顯然被這個巨大利益吸引住了。

  朱亞非一面戒備著身后頭頂上的殺氣,一面對霍比特說道:“比珍珠都真。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飯。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了。赤脊山暗皮部族的范特西你認識吧?”

  “知道,一個懦夫。虧他也祖先也是鱔牙大王麾下的一位強大首領,可是居然連自己地盤上的混血雜種都對付不了。”霍比特一臉鄙視地說道。

  “你多久沒看到那家伙了?”朱亞非搖著頭笑道,“你現在就算是把你手下所有族人全部帶上也未必干得過它。”說著把范特西的暗皮部族受雇于石堡的事情說了一遍。

  霍比特聽完暗皮部族現在清一色金屬鎧甲精致鍛造的武器后頗為心動,但是嘴上仍然死撐說道:“堂堂豺狼人居然賣身人族,真是太丟豺狼人的臉了。”

  “鼠目寸光!”朱亞非察覺到身后殺氣漸弱,索性倚靠在身后樹上輕蔑一笑說道,“有了石堡資助,范特西部族人口在短短幾個月時間之內直接增加了兩成,戰斗力么……別的不說,單從體力上講就你這個部族好不少。假以時日,暗皮部族逐漸強大,到時候逐個收服豺狼人氏族,成為繼鱔牙大王之后第二個豺狼人之王,你的河爪部族也要屈居它的統治之下。”

  “混賬話!我河爪氏族才是豺狼人中最強大的,怎么能讓暗皮部族凌駕在我之上?”霍比特怒吼道。

  朱亞非咂舌道:“嘖嘖,有個詞兒叫夜郎自大你一定沒聽說過。現在范特西手上有一支四百余人的精英軍隊,清一色鐵甲精良武器,別的不敢說,你這三千族人就算傾巢而出也不可能打贏它們。朕這次來就是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和你的族群能夠再次凌駕在暗皮部族之上,就看你接不接受了。”

  “也讓我帶人去獵殺獸人和黑龍?”霍比特好奇地問道。

  “那活兒范特西早已駕輕就熟,讓你去做你能干得過它?就你這腦子還當首領呢?”朱亞非鄙視道,“現在石堡有一個大工程要做奇缺人力,如果你能帶著盡量多的勞力去石堡,那么你就會得到比范特西更多的資源。你想清楚,不要你和你的族人冒險廝殺,只要出力做工就能得到足夠的食物,武器裝備。但是,”朱亞非舌燦蓮花說得霍比特怦然心動,就在這個當口,朱亞非直接一盆冷水潑了下來,“但是,受雇于石堡之后就不能擅自攻擊人類村鎮,不得獵殺人類。否則你什么資源也得不到。”

  霍比特皺著眉說道:“那不是和范特西一樣成了你們人類的奴隸了?”

  “你要這么認為也沒辦法。”朱亞非無所謂地說道,“你自己想清楚,就算你每天都去搶,要搶到什么時候才能混到族群每一只豺狼人都能吃飽?要多久才能湊齊你們豺狼人才能穿上的鎧甲和能用的武器?讓你搶到你死,你能成為鱔牙大王第二么?”

  霍比特低頭不語,它身后的一眾族人也是交頭接耳。雖然聲音嘈雜,但是很明顯同意去石堡出賣勞力的要占上風。朱亞非心中竊喜,暗道大事成矣。

  馬迪亞斯·肖爾在樹上聽得渾身是汗,石堡居然直接收編了赤脊山的禍患豺狼人,軍情七處作為王國的耳目居然絲毫不知情,這要是讓國王陛下知道了那軍情七處還有存在的價值么?以前裝備低劣的豺狼人王國都沒辦法剿滅,現在都被石堡武裝起來了那戰斗力更是可怕,如果石堡將來尾大不掉那也是王國一大禍患。

  聽著身后大量的贊同之聲,霍比特已然心動。它沉默了好一陣子問道:“我這里只有三千多族人,和范特西作戰掠奪比,得到的資源應該不會比它多吧?”

  “能想到這個問題說明你還不太笨。但是你就不會動動腦子?”朱亞非指著霍比特的鼻子罵道,“三千?整個艾爾文森林何止三千勞力?帶著你的族群把那些勞力全部聚集起來帶到石堡去,上萬還不是輕而易舉?”

  “你不是說不讓攻擊人類么?”霍比特嘟囔道。

  “敢!攻擊人類朕直接弄死你。”朱亞非怒道,“現在艾爾文森立那么多狗頭人,你要是把它們全給抓起來那得有多少勞力啊?”

  “地下的那些老鼠?它們都是蠢蛋,沒有腦子的,根本不好指揮。”霍比特有些厭惡地說道。

  狗頭人啊。樹上的馬迪亞斯·肖爾也是一陣汗顏,看來這個通緝犯并不是壞人,收編豺狼人禁止它們攻擊人類,驅使豺狼人攻擊騷擾人類的狗頭人,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是在為暴風王國除去禍害啊。

  朱亞非突然覺得鼻子里一陣搔癢,于是邊揉著鼻子邊對霍比特說道:“辦法朕給你想了,至于怎么辦那是你的事情,騙也好打也罷,盡量帶多的勞力去,那你就可以得到比范特西多得多的資源。”話音未落,朱亞非突然察覺豺狼人群中有一股強烈的殺氣。

  “狡猾的人類!受死吧!”一只比霍比特還要高大的豺狼人分開它的族人向著朱亞非就撲了過去。

  什么情況?詭計被人識破了?不能啊?就這群狗腦子的家伙能看破自己的計謀?朱亞非一頭霧水,但是這絲毫不影響他躲開撲來的豺狼人。豺狼人一撲不中立即一個轉身再次攻上。

  好快!朱亞非大意之下豺狼人的二次攻擊眼見就要躲不開了,他一個暗影步直接閃到了霍比特的身后。

  “霍格住手!”霍比特連忙制止大個子豺狼人道。

  “它就是霍格?”朱亞非從霍比特身后探出頭來看著這個大個子,有些心虛地問道,“為什么攻擊朕?”

  “因為你搶了我的武器!”霍格嗷嗷叫著。

  朱亞非長出了一口氣,既然是計謀沒問題那就好,搶了武器而已,剛才搶的兩把武器早已不知道丟到哪里去了,于是說道:“剛才搶的兩把破武器早丟還你們了,哪個是你的問你自己的族人去!”

  “什么剛才,是在三年前!”霍格怒吼道。

  三年前?朱亞非納悶了,自己被弄的穿越來艾澤拉斯也就三年,三年前上哪兒去搶它的武器?

  “你別想耍賴!三年前,在一個有很多大石頭的湖邊!”霍格看朱亞非歪著腦袋不說話,以為他要耍賴,怒不可遏地說道。

  大石頭的湖邊?石碑湖?啊,想起來了。朱亞非恍然大悟。自己和四個同伴剛穿越到艾澤拉斯的時候就是在石碑湖附近,在石碑湖邊上,他們遇到過一只拿著玩刀和木盾的豺狼人。難道那個家伙就是眼前這個大個子?這他大爺的也太巧合了吧?

  “你是那只被朕用樹枝砸了腳的豺狼人?”朱亞非有點不相信地問道。

  “廢話!我還用盾牌砸了你一下呢!”霍格氣哼哼地說道,“啊對了,還有那個盾牌,你也得賠我!”

  你用來砸朕的也要朕賠?你怎么比朕還不要臉呢?朱亞非鄙視地看著霍格。

  “不許胡鬧!”看到朱亞非的面色不善,霍比特連忙訓斥自己的兒子,好不容易有這么一件大好事,可不能因為霍格的胡鬧給弄沒了。

  喲,你還有這個心思啊,不錯。朱亞非對霍比特的眼力勁頗加贊賞:“行啦,朕不會因為小狼崽子不懂事就斷了你們的前程,你就不用罵它給我看了,還是抓緊集結部眾,以最快地速度把艾爾文森立的狗頭人全部抓捕起來。朕給你寫一封書信,你派人送到石堡去,自然有人給你安排以后的相關事宜。”

  順利的說服了河爪豺狼人,那脫身就方便得多了。朱亞非仰頭看向上方的樹杈,詭異地笑了笑。他這一笑把樹上的馬迪亞斯·肖爾笑得汗毛倒豎,很明顯自己已經暴露了。

  “嗯,你們集結好了之后記得路過人類村鎮的時候繞著點走,那樣的話就不會有人類軍隊打擾你們了。”朱亞非突然大聲地說道。

  霍比特雖然不明白朱亞非為啥說話突然這么大聲,但是仍然疑慮地問道:“我每次帶著幾百人出去人類都會出動大量士兵來交戰,如果集結全部族人那還不嚇得他們傾巢而出啊?”

  “以前肯定會,現在嘛,”朱亞非再次抬起頭看著樹杈,加大了聲音說道,“自然會有人跟他們的高層說明你們的意圖。”

  哼,你倒是看得明白,這么有利于王國的事情我自然要上報。馬迪亞斯·肖爾苦笑著想道。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優先處理,抓捕這家伙還是再緩一緩吧,沒準他再折騰幾下艾爾文森林就會變成太平天下了。看著朱亞非被豺狼人簇擁著走回豺狼人營地,馬迪亞斯·肖爾取消了潛行,叫過一個手下,如此這般吩咐了一通之后屬下領命而去。

  “頭兒,你說那個家伙真的能懂豺狼人的語言么?怎么他說的話我都聽得懂啊?分明是咱們人類的語言嘛。”安玻·吉爾妮問道。

  馬迪亞斯·肖爾搖了搖頭說道:“這我不知道,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豺狼人聽懂了他的話,而且還跟他達成了某種協議。雖然我們聽不懂豺狼人說了什么,但是那個家伙的話我們都聽到了。現在開始我們的任務是嚴密監視豺狼人的一切舉動。”

  “那個通緝犯怎么辦?我們的任務可是抓捕他?那可是一萬金幣的賞金啊。”一個手下說道。

  “放心,他跑不了,有安玻在,他就算能甩開我們一時,也不用怕。”馬迪亞斯·肖爾拍著安玻·吉爾妮的肩膀說道。

  “頭兒你別這么夸我,我會驕傲的。”安玻·吉爾妮雖然這么說,但是得意神色溢于言表。

  鐵爐堡內

  黃奕斐揉著昏沉沉地腦袋看著布萊恩·銅須問道:“也就是說,我們申請通過洛丹倫王城傳送法陣的申請被駁回了?”

  布萊恩·銅須興沖沖地說道:“是啊,米奈希爾國王直接給回絕了。所以你要去提瑞斯法修道院最快的方法只能先傳送到達拉然。行了別磨蹭了趕緊的,踐行酒宴已經準備好我王兄已經在等你們了。”

  “……我說親王殿下,那酒不喝行么?”黃奕斐一聽到酒字差點沒吐了,連續幾天喝的酒比他來艾澤拉斯之前活的二十幾年喝的酒都多,現在別說喝酒了,真是聽到酒字就反胃了。

  “好啊好啊,再喝個痛快。”酒量稍微好一點的楊華庚聽見喝酒,醉醺醺地爬起來喊道。

  “喝個屁,你看你那個鬼樣子,都站不直了。”徐家鵬打了個酒嗝埋汰楊華庚道。

  布萊恩·銅須不高興地看著黃奕斐說道:“拒絕矮人飲酒的邀請那就是拒絕矮人的友誼。你是人類不知道這個事情我可以當做沒聽到你說的話。但是如果再有下次,那咱們就不是朋友了。”

  “好吧好吧,我錯了。”黃奕斐頗為無奈地搖了搖頭站起來往外邊走邊說道,“去跟你喝了這頓踐行酒我們晚上好上……呃,趕路。”

  “晚上?不可能。”布萊恩·銅須哈哈一笑說道,“矮人的習慣,踐行酒和接風酒一樣必須喝滿三天。”

  “咣當!”黃奕斐直接一個趔趄栽倒在地:“啊,你弄死我算了!”


玩轉艾澤拉斯最新章節http://www.phgkfd.tw/wanzhuanaizelasi/,歡迎收藏
手機看玩轉艾澤拉斯http://m.owolove.com/wanzhuanaizelasi/玩轉艾澤拉斯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玩轉艾澤拉斯》版權歸原作者逍遙明王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皇冠电子游艺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