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行盜|第四百二十一章【君來我已老】(上)

推薦閱讀:小農民修真龍火主宰寒門崛起百煉飛升錄先驅大騎士最強醫圣御夫有術:絕色妖仙寧小閑異界建筑師萬道劍尊天啟之門
  最近因為藏獒的行情看漲,血統純正的藏獒一個個變得身價不菲,而羅獵的這條雪獒更是難得一見的稀有品種,自然被居心不良者覬覦,剛才羅獵進去吃面,雪獒就在門外等著,可有人偷偷利用麻醉槍擊中了它,利用繩網將它網住扔到皮卡車上掠走。

  剛巧這一幕被路過的麻燕兒看到,麻燕兒本想將那群人攔截下來,可惜來不及了,她遇到羅獵馬上將這件事告訴了他。

  皮卡車開得速度并不快,三名偷狗賊還因為今天的收獲而喜出望外,他們從羅獵一進小鎮就盯上了這條雪獒,按照目前的市場價,這條雪獒可以賣到百萬以上,對他們來說真是撿到寶了。

  司機從觀后鏡中看到了那輛風馳電掣追逐而來的摩托車,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向同伴道:“好像有人追上來了。”

  一名同伴向后看了看,冷笑道:“把他擠出去。”

  司機點了點頭,故意閃開一段距離,等到羅獵駕駛摩托車追趕到旁邊的時候猛一打方向,試圖將羅獵連人帶車撞飛。羅獵早已料到對方會有這樣的舉動,在對方付諸行動之前已經提前減速剎車。對方撞了一個空,皮卡車在公路上一個大甩尾,羅獵在前方出現空隙的時候,加速沖了過去。

  他飛身從摩托車上一躍而起,抓住皮卡車的貨箱翻入其中。

  失去控制的摩托車歪歪斜斜駛入并歪倒在道路旁的壕溝之中,羅獵看到車廂內的雪獒一動不動,伸手摸了摸它體溫仍在,知道它是被暫時麻醉,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司機猛然加速試圖將羅獵甩下車去,羅獵抓住車廂,如同長在皮卡車上一樣。

  駕駛室內一人惡狠狠罵了一句,打開天窗,舉起麻醉槍瞄準羅獵,羅獵的出手速度實在太快,一把抓住了麻醉槍的槍口,躲過麻醉槍,用槍柄重擊在那人的面門之上,那人慘叫一聲,鼻血長流,跌回了駕駛室。

  羅獵爬到車頂,從尚未閉合的天窗上瞄準了開車人,一槍射了過去。

  開車人中槍之后嚇得趕緊踩下剎車,車輛停止行動沒多久,他就陷入了麻醉狀態。駕駛室內僅剩下一人尚且清醒,羅獵拉開車門,槍口瞄準了他,那人嚇得雙手高高舉過頭頂:“跟我沒關系,跟我沒關系,全都是他們的主意……”

  羅獵怒喝道:“滾下來,趴在地上!”

  那名偷狗賊哪敢反抗,老老實實從車上下來趴倒在了地上。

  羅獵照著他的肚子就是一腳,痛得那廝哭爹叫娘,最早想要用麻醉槍射擊羅獵的偷狗賊,捂著流血的鼻子顫聲道:“大哥……我……我等有眼不識泰山,我們認栽,狗,您帶走,求您放過我們一馬。”

  羅獵道:“以為這就算了?”

  偷狗賊趕緊將一旁的旅行袋送了過去:“大哥……這……這兒有二十萬,您拿去先用著,就當我們賠給您的。”

  羅獵本來也沒有殺人的意思,心中暗忖這群偷狗賊的錢全都是不義之財,自己不拿白不拿,他將旅行袋接了過來,拉開一看,里面果然裝滿了錢。羅獵抬腳將這廝踢得暈倒了過去,然后將雪獒從車上抱了下來。

  三名偷狗賊喪失了反抗能力,誰也不敢輕舉妄動,羅獵將麻醉槍遠遠扔了出去,指著他們三人道:“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

  遠處有三輛車駛了過來,卻是麻燕兒帶領同伴追了過來。三名偷狗賊趁著羅獵張望的時候,匆匆逃到了皮卡車上,迅速開車逃離。其實羅獵是故意裝出疏忽的樣子,他總不能將這三名偷狗賊給殺了。

  三輛車在羅獵身前停下,車上下來了十幾個人,其中一人指著羅獵道:“就是他,他搶走了我的摩托車。”

  羅獵歉然道:“不好意思,剛才形勢緊急所以我才那么做,車就在那邊,如果有什么損失,我負責賠償。”

  車主找到路邊的摩托車,看到車摔得面目全非,心中自然不滿,不過還好有麻燕兒在場,麻燕兒和他是朋友,把當時的情況說明,再加上羅獵態度誠懇,主動表示要賠償他的損失,這件事很快達成了協議,羅獵賠償五千塊,車主自行負責維修。

  麻燕兒本來以為羅獵根本拿不出這筆錢,可羅獵居然很快就取出了五千塊遞給了車主,麻燕兒看到羅獵手中的軍綠色旅行袋,她最初見到此人的時候他可是一窮二白,也根本沒有旅行袋,不由得生出警惕。

  雪獒雖然中了麻醉劑,可是它本身體格雄壯,沒多久就蘇醒了過來,蘇醒之后,雪獒馬上憤怒地咆哮起來,頸部的雪白長毛也支楞了起來,顯然是怒到了極點,雪獒的咆哮聲把眾人嚇得全都向后退去。

  羅獵制止了它繼續咆哮,安撫了一會兒雪獒的情緒終于穩定了下來。

  此時遠處傳來警笛聲,麻燕兒向羅獵道:“對了,我們幫你報警了。”

  羅獵聞言一怔:“報警?”

  麻燕兒點了點頭,她留意到羅獵的表情有些緊張,心中暗忖難道他不想見到警察?羅獵舉目向遠處看了看,他朝麻燕兒點了點頭道:“謝謝你們幫忙,對了我先走了。”

  麻燕兒還想說什么,可是羅獵根本不聽她說話,已經帶著雪獒快步走下了公路,很快就翻越草丘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羅獵逃離公路之后,走出很長一段距離,方才帶著雪獒停下腳步,轉身回望,看到遠處的公路上仍然有警燈閃爍,警察已經趕到了地方,應當是在調查剛才的狀況,羅獵清楚的意識到,如果他繼續留下可能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他是個來歷不明的人,在這個時代根本沒有身份。如果警察見到他,肯定會把他扣起來。

  雪獒挨著羅獵蹲了下去,羅獵伸手撫摸了一下它的背脊,低聲道:“我必須要回去,我們一定會回去。”

  雪獒咿唔叫了一聲似乎在回應羅獵的話,事實上能夠回應他的也只有雪獒了。

  西海北岸有一座濱水而建的小木屋,陽光正好,一位白發老人正在花園內澆花,一會兒功夫,她就直起腰來,揉著腰部,自語道:“真是老了……”摘下老花鏡,眺望著遠方蔚藍色的西海,久久凝望著若有所思。

  直到一聲歡快的呼喊才打斷了她車沉思:“祖奶奶!”

  麻燕兒穿著白襯衫工裝褲,蹦蹦跳跳地向老人跑了過來。

  老人望著這元氣滿滿的女孩兒,不禁笑了起來,她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想起了曾經屬于她的青蔥歲月,不知不覺身邊的朋友接二連三的離去,這個世界上連個能說心里話的人都沒有了。

  麻燕兒來到老人身邊,摟住她的脖子在她的左右臉頰上各吻了一記,笑道:“祖奶奶,您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漂亮了。”

  “別恭維我,一個鶴發雞皮的老太婆跟年輕漂亮又有什么關系?”

  麻燕兒道:“您老在我心中是最美最美的大美人。”

  老人笑了起來:“你這張小嘴就是甜,我雖然明知道你在恭維我,可聽著還是高興。說,這次過來是不是又想讓我幫你做什么?”

  麻燕兒道:“豈敢豈敢,我這個考古系剛畢業的學生豈敢勞您這位考古界泰斗的大駕,就是想聽您說故事了。”

  老人道:“我的故事講了一輩子,你聽不煩啊?”

  麻燕兒道:“不煩,一點都不煩,對了,祖奶奶,您還沒告訴過我,您說的那位英雄是誰?”

  老人搖了搖頭,顯然不愿提起他的名字,她遙望著遠方的西海道:“我只知道如果沒有他,可能這個世界早已不存在了。”

  “那就是救世主!耶穌?”

  老人笑道:“他倒是做過牧師,一個假牧師。”說到這里,她又露出會心的笑容,可能是人老了,越來越喜歡懷舊,她多半時間都在想以前所經歷的事情。

  麻燕兒道:“我爸讓我給您老捎來了一些營養品,他最近工作忙,抽不出時間過來,他讓我下月接您回黃浦呢。”

  “我不去!”老人的語氣非常堅定。

  麻燕兒道:“我知道您老身體好,可是您畢竟一個人啊,最近西海周圍的治安可不好,昨天我就遇到了幾個偷狗賊。”

  老人道:“你一個女孩子家別多管閑事,那些罪犯有警察管,你就算看到也應當報警,而不是自己去處理。”

  麻燕兒道:“我知道,不過那狗主人很厲害,一個人就從三個偷狗賊手里把愛犬搶了回來,還痛揍了他們一頓呢,警察來的時候他已經走了。”

  老人閱歷豐富,馬上就從她的話中察覺到了一些不對的地方:“他怕警察啊?說不定也是個作奸犯科的人,燕兒,你一定要小心。”

  麻燕兒道:“他應該不是壞人,看著跟個流浪漢似的,不過眼神很干凈,看起來不像壞人。”

  老人道:“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個世界不能只看外表,現在雖然是和平年代,可并不是沒有壞人了。”

  “對了,祖奶奶,他還知道許多關于咱們家的事情,他知道您的父親是麻博軒教授,還知道您叫麻雀,居然還知道您沒有兄弟姐妹。”

  老人就是麻雀,她愣了一下:“什么?”畢竟這個世界上知道這些的只有他們家里人,她好像從未對外人提起過,而且她的后人也不會輕易提起,麻雀頓時警惕道:“這就更應該小心了,說不定他別有動機,不然他為何會調查咱們家的事情?”

  麻燕兒道:“您老就是這樣,懷疑一切,在你眼中這個世界上就沒幾個好人。”

  麻雀嘆了口氣道:“等你長大了就會慢慢明白的。”

  麻燕兒道:“祖奶奶,我已經夠大了,對了他還說想見見您呢。”

  麻雀道:“你說得那個人叫什么?”

  麻燕兒道:“他叫羅獵!”

  麻雀剛剛拿起的茶杯當啷一聲落在了地上,頓時摔得粉碎,她的表情充滿了震驚和不可思議:“他叫什么?”

  麻燕兒道:“他叫羅獵啊,怎么?您認識他?”

  麻雀很快及鎮定了下來,她搖了搖頭,心中暗忖怎么可能,沒有任何可能性的,都過去了一百多年,就算羅獵失蹤后仍然活著,他也應當活不到現在,就算活到現在也和自己一樣是個耄耋老人了。

  麻燕兒道:“我用手機拍了他的照片。”

  麻雀戴上花鏡道:“快,拿給我看看!”

  麻燕兒找到有羅獵的那張照片。

  麻雀接過手機當她看清照片上的男子之后,她的手不由得顫抖起來,雖然羅獵留著長發生著滿臉的絡腮胡子,可麻雀還是一眼就將他認了出來,這個世界上容貌相像的人有很多,但是羅獵那特立獨行的氣質是他人沒有的。

  麻燕兒還從未見過淡定的老祖母居然失去了鎮定,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他……他在什么地方?快,你快帶我去找他!”

  麻燕兒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昨天警察過來的時候,他好像很害怕和警察碰面,所以就帶著雪獒在警察到來之前匆匆走了,可能他就是您說得做賊心虛吧。”

  麻雀道:“他是個好人,不會做壞事。”

  麻燕兒詫異地睜大了雙眸,想不到老人家改口改得如此之快。

  麻雀顫巍巍站起身來:“我……我去換衣服,我跟你一起去找他。”

  麻燕兒道:“你可別,這么著吧,您在家里等著,我去昨天遇到他的地方找找,或許他還沒有離開呢。”

  麻雀道:“我跟你一起去。”

  麻燕兒道:“別介啊,乖乖在家里等著,聽話。”

  麻雀目送她遠去,雖然很想跟上去,可想起自己現在老態龍鐘,只怕會拖慢她的速度,也只好作罷,她想了一會兒,拿起了電話,迅速撥通了一個號碼。

  當電話接通之后,她卻又改變了主意,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雄渾的聲音道:“奶奶,你有什么事啊?”

  “沒事……我……我撥錯了……”
替天行盜最新章節http://www.phgkfd.tw/titianxingdao/,歡迎收藏
手機看替天行盜http://m.owolove.com/titianxingdao/替天行盜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替天行盜》版權歸原作者石章魚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皇冠电子游艺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