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的水晶宮|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海盜王其實沒死完

推薦閱讀:龍火主宰小農民修真先驅大騎士百煉飛升錄異界建筑師萬道劍尊最強醫圣幻想世界大穿越天啟之門天才睿王妃
  光輝紀元1226年7月21日,一支有3000人組成的軍隊終于接近于了卡得因島的外圍。之所以說軍隊而不是艦隊,是因為這只部隊并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戰艦。實際上,除了是在海里面行動之外,這支部隊和所有國家的陸軍都沒有多少區別——騎著坐騎的軍官和將領,武裝到了牙齒的精銳戰兵,以及擁有初級武裝的輔兵和炮灰部隊。這是一支非常封建式的軍隊,如果要是被有軍事常識的人看到,能一瞬間就從這種軍隊身上找到一大堆戰斗力方面的黑點。然而問題卻在于,如同讓沒常識的人來看,這應該還是一支相當威風凜凜的虎狼之師吧?唯一的原因是,組成軍隊的將士,全部都是看上去相當有戰斗力的彪悍海族,亞龍人、鯊人等等,以及數量更加龐大的沼人、蛙人和蹼人。

  從陣型和排場來判斷的話,這支軍隊的統領應該是一位亞龍人武將吧。他的體型比一般的亞龍人要龐大不少,并非肥胖臃腫,而是體型魁梧得驚人。當然,和一般鱗片和皮膚呈海浪色和水綠色的亞龍人同族相比,他的外表卻是深沉得多的深藍色,甚至已經開始泛黑了,非常接近深海的色澤。這其實是亞龍人上了年紀的表現。

  不過,雖然擁有這般顏色的鱗片外皮,這位亞龍老將打扮卻顯得相當的時髦,亦或者可以用“騷包”來形容。他穿了一身赤紅色的戰袍,乘坐在一輛由兩頭獨角虎鯨拉拽,用凝固的珊瑚巖打造的戰車上,龐然的身軀端坐在位置上,淵渟岳峙,氣度凜然……呃,至少,他的部下們是這么認為的。

  其實若是湊近了仔細看看,你就能發現,這體型龐大的亞龍人,這個沉默寡言的氣場森嚴的亞龍人,緊緊閉著雙眼,呼吸沉悶,鼻腔中有節奏地噴吐出了渾濁的氣息,甚至連水流都被攪動了起來,分明就是在打盹。

  或者說,其余海族軍官們都是騎在大大小小的海獸上,偏偏只有這家伙是乘戰車,說不定并不是為了顯示威嚴,而僅僅只是為了睡覺起來舒服而已。

  一位手持三叉戟,披著甲胄的人魚軍官——因為不是妹紙是個身強體壯的漢子所以不能叫美人魚只能叫人魚,這可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游到了正在打盹的亞龍人將軍的旁邊。他沉吟了半分鐘,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決定喚醒對方。

  “閣下,我們已經接近了卡得因島外海了,閣下,閣下?”人魚軍官湊近了亞龍人的耳畔旁,低聲道。然而喚了幾聲,對方卻依舊沒有半點醒過來的征兆。

  這家伙不會已經睡死了吧?人魚軍官如此地想到,琢磨著是不是用三叉戟捅對方一下,可這么做似乎又太不敬了,頓時有些猶豫了。

  好在,這個毫無緊張感的亞龍人似乎只是反射弧長了一點,并不是真的沒心沒肺。過了幾秒鐘,他終于慢吞吞地睜開了眼睛,露出了一雙龍式的豎瞳,打了一個沉重的呵欠,這才將目光慢吞吞地轉向了魚人。

  “哦。”他隨口地說,但雙目的視線卻完全沒有焦距。

  哦你個鬼啊!魚人軍官想了一想,覺得真要拿三叉戟捅對方一下倒是沒問題,但真要打起來了自己的戰斗力卻不夠看,于是便很自然地在臉上擠出來了一個笑容:“我們已經抵達卡得因島的外海內,閣下,若要再往里面走,混亂的洋流、礁石和野生的海獸都將會成為大軍致命的危險因素。這個時候,就需要您的經驗了!”

  “我的經驗?哦,是啊,也正是因為這樣,我這樣半邊身子都要入土的老頭才會被召集起來,擔任前鋒這樣重大的人物啊!”年老的亞龍人似乎終于清醒了一點點,就如所有的老年人一樣,絮絮叨叨地抱怨了起來:“真是的,明明以為到了我這把年紀,總算是能得到一個地方養老了,就這么老死在搖搖椅上也不錯啊!可是為什么還要被召集起來做這么重要的工作呢?陛下和殿下也不擔心會誤事?話說回來啊,我投靠,呃,棄暗投明浪子回頭到現在,也都快二百年了吧?還是第一次承擔這么重要的使命呢?不是應該受寵若驚、誠惶誠恐地表示莫大的光榮,然后盡力地把事情做好嗎?是的,如果咱還是一個很有事業心的年輕人的話,便應該如此了。可問題是,我明明都是這樣的老朽了,還要跑出來搶年輕人的功績,不會很受遭人仇恨嗎?要是被人詛咒,死了以后也會不得安寧的吧?”

  我僅僅只是希望您起來給大家鼓鼓勁帶帶路什么的,需要這么叨逼叨地說那么一大串嗎?而且您叫我怎么接才好呢?

  魚人軍官很想用安慰智障的目光看看對方,但隨即意識到自己不敢,而且就算做了也實在是沒有什么卵用,于是只能勉強地擠出來了一個不包含任何信息量的笑容。

  “陛下和殿下一直是很看重您的,其余的閣下們也都很尊重您!”

  “前提是,我必須要足夠識時務,也足夠聽話吧?嘿嘿!”老亞龍人終于露出了睡醒之后的第一個表情,在那張蜥蜴般的大臉上,竟然這樣擠出了一個很有世俗感的會心笑容出來。

  對方既然“嘿嘿”了,魚人軍官除了也跟著“嘿嘿”一下,就實在不知道應該用什么樣的表情了。

  “放心吧,放心吧,我的祭司小弟,老隆多是個信命的聰明人,知道怎么做才能讓大家都開心的。嘿嘿嘿嘿……我的那些后輩在這里弄出了那么大事情,要是一點也不管,也的確是說不過去的嘛。”

  隆多?赤鱗,在早年擁有一個“火鱗王”的綽號,端的是威風八面了。可是,他今年已經648歲了,即便是在白銀種的亞龍人壽命來盤算,這也是一個已經進入了末年的歲月。老年人往往都會有精力不濟的時候,即便是在行軍中,如果沒有要事,他往往都會隨時找個時機打打盹。反正,正常的行軍規劃和安排,都有“麾下”的人魚軍事顧問和監軍負責,他只要在必要的時候醒過來,帶領大家抄刀子上就是了。以他的立場來說,如果真的將太多的精力放在軍務上,一定會讓很多人不放心吧?“麾下”之所以要打個引號,其實原因也正在于此了。

  然而我們要知道的是,這位年老的亞龍人雖然算得上是辰海上有數的猛人,雖然是個一條腿入土了的老頭,但依舊是個猛人;他也是由人魚領主們統治的亞特蘭蒂斯聯合城邦王國中,數量有限的亞龍人領主。否則,他也不可能率領這么一支還算兵強馬壯的海族部隊,擔任整支大軍的前鋒了。然而,即便擁有這么多的光環,他的立場也依舊非常尷尬。如果這家伙看過陸希家鄉四大名著之中三觀最不正的那一本,一定會和有著相當地共鳴吧。

  是的,他和某位姓宋的黑矬子一樣,都是被“招安”的。

  在300多年,辰海的大航海時代剛剛開始,大海賊時代也正在興起的那個風云歲月中,他也是這片大海上最赫赫有名的大海盜王,和金胡子德雷克并列。和他相比起來,現在的辰海海盜王中最有實力的“海盜王子”塞繆爾?貝拉米斯,都只不過是初出茅廬的小字輩罷了。如果這位亞龍人海盜王不是“墮落”成了“朝廷鷹犬”,或許辰海上法外之徒的格局,完全便會是另外一個局面吧。

  總之,所謂四天王有五個是常識,四大海盜王之外還多了一個已經沒有海盜王名頭的海盜王前輩,這種設定其實也是很常見的。

  當然,從逍遙法外的,大塊吃肉大碗喝酒,“行俠仗義”,“劫富濟貧”的“海上好漢”,變成了現在的朝廷鷹犬,很多圍觀群眾對這位當年叱咤風云的海盜王淪落到了這個地步,多少還是很有些不恥的。當然,如果他們看到這樣一位當初勇冠三軍稱霸辰海,和那位金胡子德雷克斗了半輩子的大海盜王變成現在這樣一個要么就在打瞌睡,要么就是在尖酸刻薄說風涼話的老糊涂蛋,估計會更加不恥的。

  不過,或許是這個海下城邦的統治階級畢竟是一種童話色彩很濃厚的黃金種夢幻種族,貌似是比姓趙的要厚道一些,并沒有因為老亞龍人偶爾說上兩句風涼話就賜上白綾一段毒酒一杯啥的,并且還非常信任對方。嗯,至少在某種特定情況下是很信任對方的。

  ……譬如說,在現在這種特定條件下。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即便是對于能夠“掌控”海洋萬物的人魚們來說,卡得因島周邊,這片怪石、暗流、毒草、以及潛伏在這其中的兇暴海獸們組成的海域,也是被稱為死域的地盤。而我們要知道的是,除了這位被招安了二百年,當做法外之徒“棄暗投明”宣傳典型的亞龍人老頭,阿特蘭蒂斯的人魚王室竟然找不出一位熟悉卡得因島周邊的領主了。而這樣一位“唯一”的國寶,又偏偏是個一條腿都已經入土的,毫無緊張感的老朽。

  “不要這么著急嗎,我的小朋友!說不定等到我們抵達的時候,戰斗都已經結束了呢。”老亞龍人露出了那種毫無緊張感的大笑,拍了拍魚人祭司的肩膀:“黑海和我的那群小后輩居然在卡得因的外海干起來了,我想,希德莉吉特殿下一定也是希望我們不要太著急的。讓他們盡管煎熬吧?”

  “……呃,可是,我們的任務是在卡得因的外海找到一條能夠供大軍行進的穩定通道呢。”說到這里,便是人魚軍官自己也覺得有些奇怪了。要知道,別說是后續的大軍了,便是目前這3000人,由四個大小海族聚集點組合起來的前鋒部隊,也都是聯合城邦王國在這十年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了。

  說白了,亞特蘭蒂斯城邦的海族們,就是一群特別喜歡在深海中過小日子的家伙,并不會太在意海面上霸權,也不怎么理會海盜對商路的襲擾,也就只有對黑海的部族才會打起精神來。而隨著這兩年,黑海勢力地一再衰退,辰海海底中主要的聚集點已經很難看到他們的身影了,便連千人以上規模的軍事行動都變得相當地少見了。甚至不少人魚領主明知道一座叫塔圖加的新型城市,就是這片大海上的海盜大本營,其洗錢的黑市幕后老板,也有那群黑海娜迦邪神信徒的背景,也沒想著要出兵把這個所謂的“罪惡都市”從世界上抹去呢。

  “士兵們需要您的指引,閣下!”不管怎么說,作為軍人,命令和任務自然是第一位的。人魚軍官知道自己這位被招安的前悍匪頂頭上司肯定做不到這一點,但是他只能想盡辦法勸說對方往這個方面去盡力而已:“正是因為有您在,大家才能在接近卡得因這樣的死域時,還能保持旺盛的斗志呢!”

  于是乎,剛剛睡醒了的老亞龍人便發出了開朗的笑聲:“哦嚯嚯嚯!小祭司,這就是我為什么喜歡和你做事的原因了。雖然我明知道,若是老隆多有什么僭越不軌之舉,你的命令也包括取我這顆皺巴巴的頭顱,可至少啊,聽你說話就是讓人念頭通達啊!哎呀呀呀!殿下還真的為我選了一個相當中意的魔法顧問和軍事參謀啊!就憑這一點,老隆多要是不鞠躬盡瘁,就算是女神也都不會原諒我的。”

  您這半截身子入土了的樣子,就算是真的鞠躬盡瘁了也值不了幾文錢啊?人魚軍官覺得這么直說還是很傷人的,于是便只能賠笑了兩聲。

  有了老司機帶路,這支3000人的部隊行軍還算是非常順利。當然了,除了正常行軍之外,他們還想方設法地排除著海洋外圍的礁石、有毒的海藻,甚至獵殺那些躲藏在洋流和深海陰影中的大型野生海獸們。他們的任務是為后續的軍隊打開一條穩固的進軍,從目前來看,這項工作貌似完成得還是不錯的。

  “當然,我們的前期工作最多也就只能管三天而已。卡得因島一直是個很邪性的地方,嗯,我當年還在當海盜的時候,就一直都覺得它仿佛不屬于我們的世界似的。你們這些施法者說的那個什么……嗯,空間亂流?一直會給這里帶來各種相當詭異的影響,就比如說那些有有毒的海草吧,長得比你的胡子還快!我們今天清理出來的通道,過上幾天就會重新變成危險的迷宮的!”

  “也就是說,卡得因島其實并沒有真正穩定的航道?”人魚軍官奇道。

  “嗯,應該還是有那么一兩條吧。都是當初我那個又愛又恨的宿敵,金胡子德雷克繪制出來的。然而,這是在海面上,又不是在海底,海盜能過,卻不代表我們這群水耗子能過啊!”亞龍人嘿嘿一笑:“卡得因島的水下,可是比水面的危險性要大多了!否則你以為我們為什么這么多年都拿這個小島毫無辦法嗎?”

  人魚軍官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頓時覺得自己危險了。既然沒有所謂的安全通道,那這老亞龍人裝個屁的老司機啊!這不是分明把還有大好青春和遠大前途的自己,外加上3000軍隊都帶到坑里了嗎?

  “膚淺!”老亞龍人冷哼了一聲:“勞資在辰海上當過300年海盜,這座卡得因島不知道來過多少次了!早就摸清楚規律了!這個世界上,絕不會有比老隆多更熟悉卡得因島水下的人了!要說這個世界上有誰能為大軍開辟一條進軍卡得因的通路,也就只有我這個糟老頭子能做到了!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為什么一定非要攻占卡得因島呢?讓那群黑海和愚蠢的后輩們殺個兩敗俱傷再去撿便宜不是更合適?我們以前不都是這么做的嗎?”

  “找個,下官也納悶呢。不過,任務就是任務嘛。”

  “唉,公家飯果然不好吃啊!不過,為了養老金,也就只能這么拼命了吧?”老亞龍人再一次哀嘆了一下朝廷鷹犬的艱辛之處,然而路是自己選的,果然趴著也只能繼續這么走下去吧。(未完待續。)
天國的水晶宮最新章節http://www.phgkfd.tw/tianguodeshuijinggo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國的水晶宮http://m.owolove.com/tianguodeshuijinggong/天國的水晶宮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國的水晶宮》版權歸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皇冠电子游艺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