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王|929 夜哭郎君的綠帽子 為62500金鉆加更

推薦閱讀:小農民修真龍火主宰寒門崛起百煉飛升錄先驅大騎士最強醫圣御夫有術:絕色妖仙寧小閑異界建筑師萬道劍尊天啟之門
  你大可以想象一下這種場景,當你到某個人家做客,主人突然把你丟進棺材里面,并且“咣咣咣”地盯著棺材蓋子,打算將你悶死其中。你正心急如焚和拼死掙扎的時候,身下突然有人抱住了你,還讓你冷靜一點……

  請問,你冷靜的下來嗎?

  反正我是不能。

  我知道這棺材里面放著夜哭郎君的老婆,但這存放了不知多少年的干尸,竟然還能動彈、竟然還能說話!

  我也是經過大風大浪、闖過大江南北的人了,卻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場面,差點沒把我給當場嚇尿,我哪里還冷靜的下來啊,更加拼命地大喊大叫,并且用力推著棺材蓋子。

  砰砰砰!

  砰砰砰!

  以我現在的實力,按理來說打爛一截木頭不成問題,但夜哭郎君家里的這具棺材不知什么材質做的,我拼命打砸了半天,卻愣是一點反應都沒,似乎中間套著鋼板。

  夜哭郎君往里敲的釘子,也是預先打好的口。

  夜哭郎君“咣咣咣”敲著釘子,我“砰砰砰”推著棺材,身下的人不斷對我說著:“你冷靜點、你冷靜點!”

  各種聲音糅雜在一起,形成一出精彩的大戲。

  唉,這真是個復雜的社會。

  好在這里動靜鬧得很大,埋伏在門外的血刀組聽到了,最先闖進大門想要救我。院中傳來廝殺的聲音,兩邊的交戰顯然十分激烈,血刀組已經算是難得的精英,夜哭郎君的家丁卻也相當不凡,一時間難以分出上下。

  就在這時,又有一堆雜亂的腳步聲闖了進來,接著一個粗重的聲音高高喊喝:“所有人都不許動,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一聽這聲音,我就知道是宋孝文來了,看來提前讓宋孝文守在附近,是個極其正確的選擇。雖然我看不到外面的情景,但我能想象到一群身穿制服的刑警橫空出世能有多么威風,可比什么黑衣大漢、蓋世太保之類的帥氣多了。

  果不其然,宋孝文的聲音響起之后,外面的嘈雜聲頓時小了許多,畢竟在我們這個國家,敢和警察叫板的還是少數。一般人看到警察,本能地就會產生畏懼,更何況對方手里還有槍呢?

  外面迅速安靜下來,想來宋孝文已經控制住了局面。

  夜哭郎君也停止了敲釘子,躺在棺材里面的我松了口氣,心想宋孝文真是來得及時,趕緊把我救出去吧,我真是一秒鐘都不想在這呆了。也不知道身下的女人到底是個什么鬼,總之她也不說話了,并把雙臂收了回去,我也一動都不敢動,生怕她張嘴把我吃了。

  不過黑暗的空間里面,我明顯感覺到了她的呼吸,溫熱的氣息噴在我后脖子上,似乎不像是鬼。

  那她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在棺材里面?

  不過,現在的我也沒工夫去探究這些問題,我不斷拍打著棺材蓋子,沖外面大喊著:“宋局長,救我!”

  我是龍組二隊的副隊長,宋孝文算是我的手下,當然要拼盡全力救我。宋孝文終于聽到我的聲音,知道我在棺材里面,立刻大叫著道:“不許動,舉起雙手!”

  我猜,現在的宋孝文一定用槍對著夜哭郎君。

  夜哭郎君但凡有點腦子,應該不會忤逆一位持槍的公安局長。

  但可惜的是,夜哭郎君似乎就是沒有腦子,他陰沉沉地說道:“立刻滾出我家,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你說說,這是個正常人會說出的話嗎?

  宋孝文也是個干脆果斷的人,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夜哭郎君的危險,所以不再廢話,立刻就開了槍。

  砰砰砰砰砰!

  宋孝文連開數槍,似乎要把夜哭郎君當場擊斃。

  不過說句實話,到了夜哭郎君這個實力,一般的槍根本不會放在眼里。但他抵御子彈的手段十分奇葩,我突然覺得自己頭暈目眩,人也忽上忽下,像過山車一樣刺激,接著“鐺鐺鐺鐺鐺”的聲音傳來,那些子彈盡數打在了棺材上面。

  原來,夜哭郎君以棺材為武器,將宋孝文擊過來的子彈盡數擋下。

  宋孝文嚇了一跳,立刻扯著嗓子喊道:“王峰,你怎么樣了?!”

  他擔心子彈穿透棺材傷到了我,但實際上這棺材的質量確實不錯,一顆子彈也沒進來。

  我立刻喊道:“我沒有事!”

  接著又說:“你一個人是傷不了他的,讓你的手下一起開槍射他!”

  不得不說我的心也挺狠,直接就宣判了夜哭郎君的死刑,不僅僅是因為這家伙想殺我,還因為我已經下了決定,哪怕把這家伙當場擊斃,也不能讓他被一清道人給抓去了!

  大丈夫做事不拘小節,有些人該死就死吧,反正活著也是浪費糧食、危害社會,比如夜哭郎君這一種人,死多少次都不嫌多。

  對于宋孝文來說,我的命令就是圣旨,服從就是他的天職。

  所以他也沒有廢話,立刻號令全員沖夜哭郎君開槍。我不知道宋孝文帶來多少人,幾十號總是有的吧,這么多槍算是很厲害了,反正我是沒有把握能夠避開,不知道夜哭郎君又怎么樣。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夜哭郎君沒有敢硬碰硬,但他也同樣沒有繳械投降。夜哭郎君再一次揮舞起了棺材,我也再一次覺得頭暈目眩,整個身體仿佛在天空中飄,接著便是“砰砰砰鐺鐺鐺”的聲音不斷傳來,無數子彈打在棺材上面,雖然沒有一顆能穿進來,但我還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夜哭郎君似乎正在向前飛奔,一邊用棺材擋著各路子彈,一邊馬不停蹄地沖出家門。因為我聽到槍聲和喊聲越來越遠,而夜哭郎君的腳步聲則不斷,躺在棺材里的我,時而覺得上升,時而又覺得下降,根據夜哭郎君所住的地理環境,我判斷夜哭郎君這是正在上山!

  槍聲和喊殺聲逐漸徹底消失,只有夜哭郎君的腳步聲不斷響起,這家伙扛著一口碩大的棺材,棺材里面還裝著兩個人,上山愣是連口氣都不喘,而且健步如飛、如履平地,真不愧是華夏風云榜上排行第八的男人啊。

  躺在棺材里面的我,心中則是惴惴不安,其實夜哭郎君能夠闖出重圍,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但我不知他要帶我到哪里去?

  棺材中仍是一片漆黑,我和身下的女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有彼此的呼吸聲不斷響起。這時我才想起,夜哭郎君已經釘死棺材好半天了,但是氧氣并沒真的斷過,看來這棺材還有其他透氣的地方。

  還有,我已經確定我身下的這個女人是個活人,不是僵尸或者干尸,我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絕不相信這世上會有什么鬼怪。或者有鬼我也不怕,我比鬼可兇惡多了。

  雖然我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既然知道她是一個女人,我又壓在她的身上,當然會很不好意思,所以低聲說道:“有沒有壓疼你啊?”

  對方沉默一下,說道:“沒事,我習慣了。”

  習慣了?

  聽到這話,我確實挺吃驚的,難道說夜哭郎君經常往這棺材里面塞人?

  隨著局勢穩定,我也漸漸冷靜下來,聽出身下這個女人的年齡已經不小,至少有四十多歲的樣子,或許已經超過五十,和夜哭郎君是一個年齡段的,是個中年婦女。

  我小心翼翼地問:“你是誰啊,為什么會在棺材里面?”

  婦人倒也并不避諱,直接說道:“我是夜哭郎君的妻子,我在棺材里面已經很多年了。”

   document.p;#039;');

   tanx_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tanx_s.type = "text/javascript";

   tanx_s.charset = "gbk";

   tanx_s.id = "tanx-s-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s.async = true;

   tanx_s.src = " ./ex?i=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

   tanx_h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if(tanx_h)tanx_h.insertBefore(tanx_s,tanx_h.firstChild);

  

  夜哭郎君的妻子,不是已經難產去世了嗎,怎么會在棺材里面很多年的?

  我的頭皮一陣發麻,但也猜到這里面肯定有些蹊蹺,便又問她到底怎么回事?

  婦人沉默一下,說道:“我和你說有什么用,你能救我出去嗎,你連你自己都救不了。”

  確實,我自己都生死未卜,哪有心思去管別人的事,于是我也沉默下來。夜哭郎君不知要到哪去,腳步不斷往前飛奔,似乎永不停歇。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婦人突然又問:“你的身份肯定很高貴吧?”

  我不知道婦人好好問這干嘛,便說我是陽城的王皇帝,還是十三城的皇盟盟主,也還行吧,怎么?

  陳老以前忽悠我,說等將來事成以后,要封我做個藩王,其實以我現在的地位,和藩王也相差無幾了,誰敢說不高貴呢?

  但婦人卻說:“不,這和你是不是王皇帝沒有關系。剛才那個宋局長那么聽你的話,你讓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好像你是上級,他是下屬。如果你僅僅是個皇帝,絕無可能命令一位公安局長,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心里想,這個婦人的心思還挺細膩,連這么微小的細節都察覺到了。不過,我肯定不會跟她說明我的身份,當時就裝傻充愣,說沒有吧,我和宋局長的私交不錯,怎么會是上級和下級的關系?

  但我這么拙劣的謊言,顯然瞞不過去這位心細如發的婦人。婦人嘆著氣說:“你還騙我,我也是見過錢皇帝的,錢皇帝絕對不敢像你那樣命令陽城的公安局長……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或許你是龍組的人?”

  我去!

  我去、我去、我去!

  當時我滿腦子都是這兩個字,因為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身份竟被一個躺在棺材里面很多年的老娘們給看穿了。當時的我很是心虛,同時又強裝鎮定地說:“什么龍組,我可沒聽說過,我就是王皇帝,陽城的王皇帝。”

  “你看,你又在說瞎話了。”婦人嘆著氣說:“如果你真的只是王皇帝,那你不會不知道龍組的,畢竟夜明兵部兩年前才被龍組攻破,你說你不知道龍組有誰信呢?你這是欲蓋彌彰啊,如果說我之前只是懷疑,那我現在完全可以確定,你就是龍組的人了。”

  我滿腦子都是漿糊,感覺被這婦人快繞暈了,我一直自恃聰明,但和這個婦人一比,頓時有種被碾壓的感覺。我強壓著心中的震驚,問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干。”婦人說道:“如果你真是龍組的人,那么咱們兩個就有救了。如果不是,那么你就得死。”

  “你說說怎么個有救法?”時至此刻,我仍沒承認自己的龍組身份,但我想聽聽這婦人會怎么說。

  這婦人也不計較,似乎已經確定我的身份,坦率地說:“在說咱們兩個怎么獲救之前,我先說說我自己的經歷。”益啟益薩泗琉疚疤。

  接著,婦人便把發生在她身上的事,一五一十全部給我講了一遍。

  我和婦人交談的聲音始終很低,所以并不擔心外面的夜哭郎君會聽到了。

  原來,婦人的名字叫賽金花,確確實實是夜哭郎君的結發妻子,外界盛傳她多年之前難產而亡,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夜哭郎君編的。實際上她沒死,這么多年都生活在棺材里,吃喝拉撒也都在棺材里,一切都由夜哭郎君操持。

  “到底怎么回事?”我低聲問她。

  “這要從十七年前的一個晚上說起了……”

  十七年前,賽金花和夜哭郎君新婚不久,二人郎才女貌、珠聯璧合,四鄰八舍都很羨慕二人,盛贊他們是天生的一對。不過好景不長,有天晚上夜哭郎君回家的時候,正好看到賽金花和另外一個男人在床上鬼混,衣服褲子都扔了一地。

  “沒有辦法。”說到這里,賽金花還幽幽地嘆了口氣:“那個男人長得實在太帥,我經受不了他的誘惑……”

  我無語地說:“什么叫經受不了誘惑,既然你結婚了就得有責任心,怎么能給夜哭郎君戴綠帽子呢?長得太帥你就把持不住,天底下的帥哥多了,難道你要一個一個地上過去嗎?”

  婦人“哎”了一聲,說道:“看你說得這么冠冕堂皇,難道你一輩子就愛過一個人?”

  “我……”

  我本來想理直氣壯地說是,后來想想自己的諸多老婆,又實在沒有這個底氣;又想說我還沒有結婚,結婚以后肯定就不一樣,但又想到自己將來肯定不會只娶一個老婆,頓時又啞了火。

  我自己都是這個德行,又有什么資格去指責賽金花呢?

  賽金花哼了一聲,說道:“你們男人花心就是風流、多情、天涯浪子,我們女人花心就是淫蕩、下賤、水性楊花,你告訴我這是憑什么、為什么?我們女人天生比男人低級還是怎么著?”

  賽金花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大串,愣是把我懟得啞口無言,讓我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我只能幽幽地說:“我是有好幾個老婆,不過她們彼此知道對方的存在,而且愿意和平共處!”

  “我呸!”

  賽金花說:“那是她們太愛你了,沒辦法了只能妥協,你問她們如果能獨享你,又有哪個愿意和別的女人分享?你不能把女人的忍辱負重,當做你可以無恥的理由!”

  賽金花這嘴皮子真是利索,她不僅腦袋瓜好使,口才也十分了得,將我懟的一點脾氣都沒。我仔細想著我的那些老婆,從李嬌嬌到孫靜怡,從馮千月到郝瑩瑩,還有任雨晴、懷香格格等等……她們確實曾經或暗示、或明示,不在乎我還擁有其他女人,可如果我說我只娶你一個,又有誰不愿意?

  所以說,這賽金花說得還真有幾分道理……

  看我不說話了,賽金花繼續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好好過日子嗎?我之所以和其他男人鬼混,是因為他先在外面找了女人!我氣不過,和他吵了很多次架,結果周圍的人都勸我,說男人這樣是正常的,曉得回家就可以了!還說男人只走腎、不走心,外面就是隨便玩玩,家里的老婆才是真愛。哎,我就納悶了,到底憑什么啊?如果只走腎、不走心就可以出軌,可以啊,那我也找男人,我也只走腎、不走心,看看他能原諒我嗎……”

  聽著賽金花言之鑿鑿的痛訴,我大概將當初的事理出一個輪廓。

  兩人結婚以后,確實是夜哭郎君先出的軌,不過夜哭郎君振振有詞,認為自己只是隨便玩玩,讓賽金花不要大驚小怪。賽金花以牙還牙,也找了一個男人,并且故意讓夜哭郎君抓到,讓夜哭郎君也體驗一下這種滋味。

  “我也只是玩玩,你別大驚小怪。”賽金花當時躺在床上,靠在男人懷里幽幽地說。

  賽金花的報復……其實也說得過去。

  本來就是憑什么男人出軌,女人就要忍讓?

  都是爹媽生的、爹媽養的,憑什么女人就要比男人低個檔次?

  賽金花做的并沒有錯,唯一可惜的是她在做這些前,沒有考慮這件事的后果,以及夜哭郎君的可怕。

  男人和女人,終究有著體力上的差別……

  更何況,夜哭郎君的實力在十七年前就已經很驚人了。

  沒有男人承受得住綠帽子的打擊。

  哪怕這個男人整天在外花天酒地、妻妾成群,也不允許女人給自己戴綠帽子。

  綠帽子往男人頭上一戴,輕則精神崩潰,重則傷人害命。

  這件事聽上去很不合理,憑什么呢,到底憑什么呢?

  但這就是男人的天性。

  男人在是男人之前,首先是個雄性,雄性的本能就是侵略和占有,獅王和猴王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獨占所有母獅和母猴。雖然人類不斷發展,精神和文明都已達到極高的層次,但是這種“侵略和占有”的基因仍舊深深刻在男人的血脈里。

  所以,即便夜哭郎君在外面玩過很多女人,但他看到自己妻子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鬼混時,還是徹底瘋狂。

  如果是個窩囊、軟弱的男人,這件事可能也就忍了,可夜哭郎君一點都不窩囊,那個時候的他,就已經是一方霸主了。

  夜哭郎君將那個男人大卸八塊,又準備將賽金花也殺掉的時候,終究還是沒有狠的下心。

  但在夜哭郎君的心里,賽金花已經死了。

  所以夜哭郎君把賽金花放在了棺材里,對外聲稱賽金花難產而亡,夜夜為她哭靈、燒紙,不允許她跨出棺材半步。

  久而久之,夜哭郎君的精神終于慢慢出了問題。

  他一遍又一遍地回憶妻子和出軌的場景,這種精神壓力折磨著他的腦袋,漸漸讓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變得有點不正常了,開始從外面抓些男人回來,再將男人釘在棺材里面,接著重現當時抓奸的場景,打開棺材將男人大卸八塊。

  這么多年,夜哭郎君重復做著這些事情,有時候三五天抓回來一個男人,有時候三五個月抓回來一個男人。

  “你他媽不是喜歡偷人嗎,偷啊!”夜哭郎君總是一邊釘著棺材一邊大吼。

  之前夜哭郎君剛釘沒多久,血刀組就殺進來了,所以還沒來得及喊出這一句話。

  總之,久而久之,賽金花也麻木了。

  她也不記得夜哭郎君到底殺了多少人,這么多年下來,四五十個都是有的……

  聽完賽金花的講述,我也長嘆了口氣,說道:“原來是你逼瘋了夜哭郎君。”

  “我逼瘋他?!”賽金花咬牙切齒地說:“我才出軌一次,他就受不了了,那他出軌那么多次,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就因為我是一個女人,就活該承受這一切嗎?!”

  在我看來,無論賽金花還是夜哭郎君,似乎精神上都有點問題,處不來分開不就行了,大家各尋歸宿就是,何必互相折磨、搞成這樣?

  不過,我也沒有興趣跟賽金花討論這些。

  大家對人生、感情、婚姻都有不同理解,各人過好各人的就行,誰也做不了誰的人生導師。我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還沒資格去指點已經四五十歲的賽金花和夜哭郎君該怎么活。

  我直接問:“你就說說,咱們到底應該怎么逃出生天?”

  按照賽金花之前的講述,夜哭郎君接下來就該重現抓奸現場了,要將我給大卸八塊。夜哭郎君現在已經深入大山,我相信無論是我的人,還是宋孝文的人,肯定會不遺余力地找我,但肯定也一時半會兒找不到我。

  與其將希望放在別人身上,不如積極展開自救,這是我多年以來的經驗。

  所以,我才抓緊時間詢問賽金花,畢竟她之前說過,如果我是龍組的人,那就能獲救了。

  然而,賽金花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砰”的一聲,夜哭郎君已經把棺材放在地上,接著又聽“咔咔咔”的聲音不斷傳來,棺材上的釘子顯然正在一個一個啟開。

  “嘩”的一聲,棺材蓋子掀了開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滿天星光,接著是夜哭郎君的那張大臉。

  夜哭郎君齜牙咧嘴、面目猙獰,仿佛得了狂犬病似的,接著兩只大手伸進,抓住我的領子將我拖出棺材,然后張開嘴巴沖我大吼:“你他媽的,敢和我老婆偷情?!”
少年王最新章節http://www.phgkfd.tw/shaonianw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少年王http://m.owolove.com/shaonianwang/少年王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少年王》版權歸原作者撫琴的人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皇冠电子游艺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