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宮廷內|第1360章 驚變

推薦閱讀:龍火主宰小農民修真萬道劍尊先驅大騎士天啟之門寒門崛起幻想世界大穿越百煉飛升錄校花的貼身高手最強醫圣
  『pS:昨天第二更。』

  ————以下正文————

  前些日子傳遍大梁的「曲梁侯司馬頌滿門被誅」之事,竟然是王皇后授意?!

  『這怎么可能?!』

  長皇子趙弘禮難以置信地看著王皇后。

  而相比較長皇子趙弘禮,雍王弘譽的心中更是震驚,亦轉頭看向王皇后。

  然而,王皇后一言不發。

  “王皇后莫非想要否認?”襄王弘璟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前幾日,宮內有一曲禁衛無故被調離,至今都沒有多少人回歸皇宮,這些人,想必就是誅殺了曲梁侯司馬頌一門的真正兇手吧?”

  聽聞此言,殿外的禁衛們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畢竟宮內的禁衛們平日里多有接觸,對于同僚的事自然了解不少,他們還真知道有一曲的巡檢禁衛前一陣子突然被調離,就像襄王弘璟所說的那樣,至今都還未歸還。

  “噤聲!”禁衛統領靳炬低喝一聲。

  在他身旁,趙弘潤的表情難免有些古怪,因為他感覺,他手底下的雙鴉,似乎在無意間狠狠坑了王皇后一把——若非駐扎在小黃的黑鴉眾殺掉了近兩百五十名巡檢禁衛,使得王皇后與大太監馮盧掩蓋這件事的難度提升了不止一個檔次,襄王弘璟又怎么能如此輕易就追查到王皇后身上呢?

  “母后?”

  長皇子趙弘禮目瞪口呆地看向王皇后,面色一陣陰晴不定。

  他原以為只是自己運氣不好,在打算用「雍王弘譽暗通曲梁侯司馬頌」之事來責難雍王時,恰逢曲梁侯司馬頌被人殺人滅口——他也曾懷疑過是雍王弘譽下的手,但他萬萬也沒有想到,下令誅殺了曲梁侯司馬頌的,竟會是他的母親王皇后。

  就像趙弘璟方才所說的那樣:為何?!

  他忍不住問道:“母后,那曲梁侯司馬頌,果真是您……”

  王皇后暗自嘆了口氣,本來,若未曾發生「巡檢禁衛」與「肅王的雙鴉」的沖突,那她還能遮掩一下,畢竟只要那些巡檢禁衛不至于在小黃被黑鴉眾殺死,早早就能回到皇宮,別說襄王弘璟未見得能追查出什么,就算是追查到那些巡檢禁衛身上,相信那些巡檢禁衛也絕對不敢透露真相。

  只可惜,巡檢禁衛被黑鴉眾殺死了兩百余人,這兩百余名在宮內留有宮籍的禁衛莫名其妙離奇消失,久久不曾歸來,只要是有心之人,想來都能察覺到一二。

  看著趙弘禮這個兒子難以置信的目光,王皇后心中一軟,嘆息道:“愚兒,曲梁侯司馬頌,乃是蕭逆的人……你所得的那份密信,那是蕭逆的一石二鳥之計,目的就是為了扳倒慶王弘信與雍王弘譽……”

  『曲梁侯司馬頌,竟是蕭逆的人?!』

  雍王弘譽聽到王皇后的解釋,也是驚地目瞪口呆。

  此時此刻,他終于恍然大悟:怪不得曲梁侯司馬頌擅做主張,挑唆平城侯李陽等幾名貴族,屠戳了金鄉縣。

  一想到自己擊垮了慶王弘信,竟是蕭逆在幕后操縱,雍王弘譽此前對于這件事的興奮與得意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還未等諸人反應過來,就見襄王弘璟撫掌笑道:“王皇后果真是能言善辯……唔,既然曲梁侯司馬頌乃蕭逆亂黨,王皇后下令誅殺,倒也無可厚非……那么,當初北一軍營嘯之事后,小王派人送到王皇后手中的那封書信,那封由雍王親自書寫,交給已故的舊北一軍將領「崔協」……”說罷,他見雍王弘譽一臉驚怒得看著他,他曬笑道:“沒錯,當日我曾想過當一把黃雀,故而早早吩咐劉益,留下你親筆所寫的那份書信作為把柄。”

  說到這里,他轉頭望向王皇后,似笑非笑地說道:“只是沒想到,待我派人將這封書信送到王皇后手中時,王皇后卻代為隱瞞了……”

  “……”雍王弘譽聞言下意識地轉頭看向王皇后,表情不禁有些古怪。

  倘若說曲梁侯司馬頌被害這件事,并不能完全解析為是王皇后在偷偷幫他,但當初北一軍營嘯那件事,那可就是王皇后有意在袒護他了,否則憑當時的局勢,就連那時還是東宮太子的趙弘禮,都被他陷害地不得不自罷太子之位,自我禁足一年作為懲戒,那他趙弘譽這個一手策劃了北一軍營嘯的幕后主使,又該受到什么樣的懲罰呢?

  不夸張地說,只要王皇后當初拿出那份致命的書信,他趙弘璟被發配到陽翟都算是輕的。

  可是,王皇后卻沒有那樣做,寧可讓她的兒子趙弘禮背負北一軍營嘯的責任,失去了東宮太子之位,也沒有拿出那封書信。

  相比較雍王弘譽的震驚,受刺激最大的莫過于長皇子趙弘禮。

  要知道,北一軍營嘯事件,這可是趙弘禮人生中的轉折點:在這件事之前,他是尊貴的東宮太子,不出意外假以時日必能繼承大位;而在這件事之后,他便成了無人問津的廢太子,如今在成為大勢的雍王弘譽面前苦苦掙扎。

  “母后,他……”趙弘禮陰晴不定地看著王皇后,既忐忑又震驚地問道:“他趙弘璟說的,不會是真的,對吧,母后?”

  王皇后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么。

  見此,趙弘禮好似遭到了雷擊一般,不由地退后兩步,難以置信地看著王皇后:“為什么,母后?”

  “因為你根本不是她親生骨肉啊。”趙弘璟在旁笑著說道。

  “你說什么?!”趙弘禮好似是一頭被激怒的猛獸,怒視著趙弘璟。

  卻見趙弘璟指了指雍王弘譽,笑著說道:“我是說,趙弘譽,才是王皇后的親生之子!”說罷,他看了一眼王皇后,笑著問道:“對么,王皇后?”

  還未等王皇后開口,就見方才一直處于震驚狀態的施貴妃,咋呼尖叫道:“弘譽是本宮的骨肉!”

  “可惜并非如此。”襄王弘璟看了一眼施貴妃,惋惜地說道:“趙弘譽,是王皇后的親生骨肉,你兒子,是那邊那個你曾經念念不忘都想將其拉下東宮太子之位的趙弘禮……也就是說,你讓你的親生兒子失去了東宮太子之位,讓王皇后的親生兒子趙弘璟,成為了如今奪取皇位的大勢……這么說,你明白了么?不信你問問王皇后?”

  聽聞此言,施貴妃面色有些扭曲地看向王皇后,恨聲說道:“王娡,他是信口開河,對不對?你之所以對我兒示好,只是因為你所生之子不成器,對不對?”

  王皇后莫名地看著施貴妃,此時,趙弘璟在旁笑著說道:“王皇后,小王好不容易才給你創造了母子相認的機會,您可好好好珍惜啊。”說罷,他曬笑一聲,吩咐宗衛長梁旭遞上前幾日有人丟在他馬車里的包裹,隨手丟在地上,似笑非笑地說道:“其實,無論你承不承認都沒有關系,包裹內的典薄記錄地清清楚楚……當年趙弘譽誕下時,僅四斤六兩,身體虛弱、幾乎夭折,可他的生母施貴妃,當時卻已被父皇接入景王府為侍妾,衣食皆有人照顧,按理來說不至于產下如此虛弱的嬰孩,那么這個嬰孩是誰的呢?只有可能是你的……因為你當時作為前東宮太子趙伷派到父皇身邊、監視父皇一舉一動的女官,卻與父皇暗結珠胎,你怕引起東宮懷疑,故而不敢進補,穿著寬大的衣服用來遮掩,身懷有孕卻每日來回往返東宮與景王府,可如此辛苦的你,卻生下了一個八斤四兩的嬰孩,呵呵呵,這怎么想都不太對啊。”『作者語:該死啊,這兩個的歲數算錯了,現在圓起來好麻煩啊!!!』

  看看滿臉震驚的雍王弘譽,又看看同樣滿臉震驚的趙弘禮,施貴妃一把拾起地上的包裹,取出其中那一本本的典籍記錄,越看面色越是難看。

  半響,她用充斥著無盡恨意的目光死死盯著王皇后。

  見此,王皇后幽幽嘆了口氣,喃喃說道:“施惠,是你逼我的……若你當初不曾想過用藥害我腹內骨肉,我豈會那樣做?”

  “賤人!”施貴妃渾身一震,險些摔倒在地,好在雍王弘譽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可沒想到的是,施貴妃卻一把推開了雍王弘譽。

  “母妃……”雍王弘譽臉上泛起一陣難以置信之色,他簡直難以相信,眼前這位雖然有諸多缺點但從小就疼愛他的母親,有朝一日竟然會似這般狠狠將他推開。

  “母妃?”看著雍王弘譽震驚的面孔,施貴妃嗤嗤笑了起來,可笑到后來,卻是比哭都要難看。

  只見她腳步顫顫巍巍地走向趙弘禮,伸手想要撫摸后者的臉龐。

  趙弘禮下意識地退后了兩步,臉上滿是惶恐。

  因為在他的記憶中,眼前這個女人是一個非常兇惡、惡毒的女人,縱使當初年幼的他已成為東宮太子,卻也遭到過這個女人的針對。

  但身后王皇后的幽幽嘆息,卻讓他身體一僵,全身冰涼:“愚兒,她才是你的……生母。”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趙弘禮喃喃自語著,任憑施貴妃撫摸著他的臉龐。

  而此時撫摸著他臉龐的施貴妃,早已淚流滿面。

  “對不起,我的兒,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她一個勁地向眼前的親生兒子道歉。

  因為正是她,長久以來教唆王皇后的親子雍王弘譽,竊取了本該屬于她兒子趙弘禮的東宮太子之位。

  “王娡,你這賤人,你不得好死!”

  在恨恨看了一眼王皇后,用凝聚全身的怨念罵了后者一句后,她哭笑著,跌跌撞撞地離開了鳳儀殿。
大魏宮廷內最新章節http://www.phgkfd.tw/daweigongtingna/,歡迎收藏
手機看大魏宮廷內http://m.owolove.com/daweigongtingna/大魏宮廷內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大魏宮廷內》版權歸原作者賤宗首席弟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皇冠电子游艺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