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一千兩百六十八章 大忽悠

推薦閱讀:小農民修真先驅大騎士幻想世界大穿越寒門崛起御夫有術:絕色妖仙寧小閑百煉飛升錄萬道劍尊異界建筑師龍火主宰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林卿,石卿,你們兩位卿家可否不要再吵了?”

  乾清宮大殿之內。

  垂簾后的天子終于忍不住出聲打斷了殿內林延潮與石星的爭吵。

  殿內九卿盡數屏息靜氣。

  殿上的林延潮,石星同時為自己殿上失儀向天子請罪,然后各自袖袍一揮回到班次里。

  垂簾后的天子揉起了額頭,林延潮與石星都是他最信任的大臣,但不為何二人每到廷議之時見面就掐。

  這一次廷議還是很突然的,就在昨日朝廷接到遼東巡撫郝杰上疏平壤丟失,至此朝鮮三都平壤,王京,開城都在兩個月之內淪陷于倭軍的手中。

  而朝鮮國主逃到了與大明僅有一江之隔的義州,并上表請求內附,遼東巡撫認為此事茲事體大,不敢擅自作主于是稟告朝廷。

  因此天子立即召開九卿廷議,而這一天陸光祖照規矩辭去朝廷對他東閣大學士的任命,以及林延潮請求的宣麻拜相之禮,等候天子再度任命。而陸光祖入閣之時,就是王家屏下野之日。

  不過陸光祖雖沒有來,但在路上走了快一年的張位卻終于趕到了。

  卻說張位在路上走走停停屢次辭去朝廷的任命,但是在接到寧夏兵變,倭寇入侵的消息后卻星夜兼程的趕赴京師。

  同時因為天子再三詔請,王錫爵也已經啟程從太倉老家前往京師。

  故而這一次九卿廷議,趙志皋,張位二人以內閣大學士身份與會。

  九卿之中也到了八位。

  但是這十人到后,其余八個人一句話也沒說,倒是林延潮與石星在東事吵了起來。

  若是陸光祖,王錫爵在這里,肯定是有資格可以在殿上彈壓住二人。

  再不濟王家屏也可以當和事佬。

  但這幾個人都不在場,而在場的趙志皋向來沒人把他放在眼底,張位剛入閣威信不足,剩下的大臣哪里敢插話,最后天子不得不出面將林延潮與石星的爭吵打斷。

  天子心想這可不是事,內閣還是需要有個人可以替朕拿主意。

  于是天子道:“林卿與石卿之言各自都有道理,朕記得當年林卿當年上疏有云,朝廷制御四夷自有正體,封貢之典職在禮官,征討之法,職在樞府,誓如青鳥司春,玄鳥司閉,各有職掌!”

  “而這東事,當初林卿你提議以封貢試探虛實,正如石卿所言,現在朝廷派出兩位使者被倭寇脅為人質,在此事處置之上可謂有所失當。若非朕素知林卿公忠體國,早就追究此事了。”

  “現在倭賊已是淪陷了朝鮮三京,馬上就要過江,朝鮮國主請求率眾入遼內附,你們一個主張讓國主先行過江,一個主張讓國主留在義州,朕以為此事還是石卿的意見較為穩妥。”

  天子說到這里,石星橫了林延潮一眼。

  林延潮對石星的目光卻視而不見。

  石星見這一幕微感失望。

  “這朝鮮國主至義州后上表于朕言,‘與其死于賊手,毋寧死于父母之邦’。朕聽聞后實在于心不忍。朝鮮素效恭順,為我屬國,朕豈可坐視?朕已決定先從內庫播銀兩萬兩送至朝鮮勞軍,至于出兵戰守的定奪,朕還是打算以石卿為正,林卿為副,你們商量一下立即拿出個章程給朕!”

  之后,眾臣離開乾清宮。

  林延潮故意最后一個離殿,待走到乾清門前時卻見石星已是侯在那邊。

  石星見了林延潮遙遙行禮道:“林宗伯。”

  林延潮則笑道:“好巧,在此遇到大司馬。”

  石星道:“是在下特意在此恭候宗伯的。”

  林延潮明知故問道:“哦,大司馬不知何事?”

  石星面上微微不悅,但仍是拱手道:“皇上讓我們二人商量征倭的征守之策,所以余等候在此想請教宗伯的意思。”

  林延潮露出恍然的樣子道:“原來是此事,皇上既令大司馬為主,在下為副,那么在下一切聽大司馬的就是了。”

  石星聞言正色道:“林宗伯,朝鮮世為我大明之藩屬,其之存亡更關系到遼東,遼東安,大明安,林宗伯難道因為與石某意見有了沖突,就置國事于不顧嗎?”

  好一頂大帽子扣下。

  林延潮冷笑一聲道:“大司馬自詡忠直無雙,但可知你方才在殿上的提議幾乎誤了國事嗎?”

  石星道:“林宗伯還是因為我不讓朝鮮國主過江之事耿耿于懷。這里只有你我二人,那我就說幾句心底話,之前朝中有流言,說朝鮮與倭國同叛,佯為假王向導而來。朝鮮國主請求內附,其實正是為了打消這一疑慮。我已經屢次三番派人探查過了,朝鮮并無二心。”

  “同時若是其國主過江,江南朝鮮上下軍民必失其斗志,這時候倒不如顯我上邦之國的氣度,讓他留在義州,難道林宗伯還以為本朝可以挾其國主囊括朝鮮嗎?”

  林延潮搖了搖頭道:“誤矣,誤矣。大司馬真是誤會我的意思。兩國交往首在于利,而次在于義。若是本朝真有心出兵援朝,那么其國主在我,朝鮮不會更加恭順嗎?”

  “再說了大司馬恐怕沒有想到,朝鮮國上下早作分朝之計,光海君已是被立為王世子,一旦戰局不利,國主渡江,而王世子則留下守宗社!大司馬又何必擔心替他人擔心呢?”

  石星聞言微微吃驚,這倒是沒聽說,他反問:“林宗伯此話從何聽來?”

  “朝鮮使者鄭昆壽!對了,鄭昆壽想必也求見大司馬了,大司馬沒有聽說此事嗎?”

  石星聞言頓時臉色一暗,鄭昆壽來時,他倒是沒關注在此。

  石星當然不肯在面上落了下風,他言道:“吾一時沒問這么多,但是……但是朝鮮立王世子當事先稟告本朝,何況光海君并非嫡子,也并非長子,林宗伯既掌禮部可以拿此事壓一壓!”

  林延潮道:“此事之后再談吧,只是大司馬不讓其國主過江,讓我等一時失了許多籌碼,大司馬還不如當年的瓦刺想得明白。”

  石星聞言面上一凜。

  什么叫當年的瓦刺?說得就是土木堡之變后,瓦刺拿明英宗要挾明朝,當時明朝在于謙等人建議下已立了明代宗為皇帝。林延潮的言下之意,就是應該贊成國主過江,讓王世子留下抵抗,作為換取大明出兵的籌碼。

  石星知道林延潮說得有道理,仍斥道:“不以義扶之,而以利謀之,這不是當年圣賢興滅繼絕的道理,既失了我泱泱大國的氣度,更不是禮部尚書應當說得話,將來兩國史書上恐怕不會因此說林宗伯的好話。好了,此事無需爭議了,既是天子已經定下,我們還是商議別的,還請林宗伯隨我來鄙府一趟,好商議國事。”

  林延潮見石星如此,也是懶得搭理,拂袖而去道:“抱歉,在下有事在身,大司馬一人定奪吧!”

  “林宗伯,你!”石星道。

  石星想了想,當即追上幾步道:“宗伯還請以國事為重,石某拜托宗伯了。”

  林延潮停下腳步道:“大司馬此舉實在令林某很難有與你相謀的地方。也罷,看在國事的份上。”

  當即林延潮與石星各自坐轎到了他的府上。

  到了府中后,石星給林延潮引薦了一個人。

  但見此人年近七十,看上去倒是很仙風道骨的樣子。

  林延潮坐椅上上下打量此人,不知石星何意?

  石星對此人倒是十分敬重,起身引薦道:“沈兄,這位就是當今禮部尚書。”

  對方見了林延潮笑了笑,上前行了稽首道:“無量觀,山人沈惟敬見過大宗伯!”

  林延潮聽得此人名字不由心道,這年頭怎么騙子都長得一副世外高人的樣子?

  林延潮向石星問道:“這位是?”

  石星輕咳了一聲,一時有些難以啟齒。

  這位沈惟敬是浙江嘉興人,說起與石星相識的經歷,也是很傳奇。

  沈惟敬與妓女陳淡如相好,而這陳淡如呢?與石星的小妾文表茂是閨中姐妹,因為石星的這位小妾也是妓女出身。

  如此文表茂與沈惟敬就認識上了,并見此人口才很好就推薦給她的父親,然后因熟悉倭事又被推薦給了石星。

  林延潮不意在這個場合碰到了沈惟敬,聽他聊天頓覺得大開眼界。

  沈惟敬先說起他的經歷,他自稱是當年直浙總督胡宗憲的幕僚。

  眾所周知胡宗憲的幕僚云集了當時最優秀的人才。沈惟敬在林延潮,石星面前大談當年胡宗憲對他如何如何器重,與徐文長喝過酒論過兄弟,又出了什么什么妙策打敗了倭寇,并救了胡宗憲的命。

  沈惟敬口才甚好,說得不僅是口若懸河,而是都是恰到好處,有鼻子有眼兒的。

  他的每個故事都是有根據的,不是信口開河,很多都是能考證到的,而且把胡宗憲與他的幕僚性格都說得極清楚。

  若非林延潮飽讀史書,從他話里察覺到幾個破綻,否則也要信他個幾分。但即便如此林延潮也必須承認這位大師也是真有幾分本事。

  林延潮轉頭看了石星一眼,但見他已是被這位奇人給折服了,一副信之不疑的樣子。

  所以到了這一刻林延潮也懶得揭破,就看著沈惟敬如何面對面地忽悠兩位當朝尚書。
大明文魁最新章節http://www.phgkfd.tw/damingwenkui/,歡迎收藏
手機看大明文魁http://m.owolove.com/damingwenkui/大明文魁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大明文魁》版權歸原作者幸福來敲門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寵絕世神醫之逆天魔妃我的23歲冷傲女總裁孽亂:少婦的情與欲男神寵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韓娛百花繚亂都市最強修仙神醫貴女:邪皇,勾勾纏

萌萌噠看書網 | 只分享好看的無彈窗廣告小說網 | 手機版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皇冠电子游艺皇冠